你當前所在的位置:榮昌新聞網>榮昌新聞>

文學薈萃

2020-07-18 09:08:26 來源: 榮昌新聞網

仲夏

●周 雪

燥動 從這里開始

在驚鴻一瞥的塵世中

尋找一抹最新鮮的顏色

你用綠荷的馨香

聒噪的蟬鳴 金黃的麥穗

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荷

表達曾經有過的極致綻放

用灸熱撐起你對生命的渴望

寬厚的手掌 散盡橙色的光

籠罩萬物 像你圣潔的思想

將世間的過往捋順

然后靜待

葉脈入泥 種子落地

那一霎那 點燃又一輪新生

陽光曾從你身上淌過

驚雷宣告你來時的步伐

細雨悄悄將你滋潤

狂風彰顯著你的堅韌

你 連接著朝氣與衰敗

你 用熱情教會人們容忍

你 用皸裂發出保護自然的鐘聲

起風了

海上暮靄呼喚你的離去

人們開始懷念

楓葉泛紅的清寂

臘梅迎雪的灑脫

風信子起舞的飄逸

這一季 我們感曠野遼闊

這一季 我們觀星光璀璨

這一季 我們聽溪水澗澗

這一季 我們探人生真諦

因為有夢 所以快樂

因為有夢 我們步伐更加堅定

這一季 我們活在當下

花未眠

●唐成林

螺罐朝霞掛天邊,

瀨溪河畔青草添。

萬靈花香佳人還,

古佛鳥語海棠眠。


蟬鳴

●張 雪

七月的蟬鳴

似乎比六月叫得更響

嘶鳴的老蟬舞動著蟬翼

與樹同歡 與鳥同樂

用生命盡情的歌唱

它們在燥熱的夏季里修煉

靜心潛伏 只為等待一個機會

竭盡全力沖破束縛的軀殼

裂體蛻變 奔向新生

漫步河畔 晚風襲來 

樹叢中傳來聲嘶力竭的鳴叫

聽 是蟬鳴取代了人群的喧囂

就像是一次重生的宴會 熱鬧非凡

天高云也藍 透過梧桐葉的縫隙瞧去

原來逆光下的蟬 也是如此美麗


母親的地攤

●李明剛

疫情退卻,地攤火了。熱氣騰騰的包子鋪,人聲鼎沸的燒烤攤……火樹銀花處,小店小攤中,煙火氣重歸人間,小地攤撐起大天地。地攤熱爆紅網絡,棠城特地劃出兩處夜市——夏布小鎮、人民路步行街。漫步在人潮涌動的夜市,突然之間,我回想起1997年夏天——銀川長城路口母親的地攤。

母親的地攤在長城路與正源街十字路口的路邊空地,主營涼皮涼面,一輛木制手推車,一個木框玻璃柜,兩三套木制桌凳,一頂碎花藍布帳篷是母親擺攤的全套裝備。這些裝備大多是父親制作的,車輪是從老家架子車上拆下來的輕質橡膠輪,車身、展柜、桌凳都是父親斧頭、鋸子、釘錘合作的產物。

夏日晝長,凌晨5時,天光漸亮,房東和大多數租客還睡得正香,母親的涼皮早已新鮮出鍋,熱騰騰的蒸汽混含著特有的清香飄出廚房,隨著晨曦在租住的大院里游蕩。香味鉆進鼻子里,叫醒了妹妹和我。兩個好奇的小學生圍在鍋臺旁看母親制作涼皮,乳白色的面漿經過三五分鐘蒸煮竟然變成半透明的涼皮,液態變固態,這對求知欲爆棚的小學生來說更像神奇魔法。

我和妹妹各拿著一把油刷,輪流給平底鐵盤或冷卻涼皮刷油,母親則舀一勺面漿倒入空鐵盤,搖晃鐵盤,待面漿均勻平鋪后放入沸騰的大鐵鍋,隨后又把冷卻的涼皮疊放在一起。循環往復,整個制作過程持續2—3小時。揮汗如雨,氣蒸衣衫,走出堪比“桑拿”的高溫廚房,母親收獲三五十張晶瑩剔透的涼皮,露出了笑容,那一刻,時光穿梭,仿佛又回到家鄉八月的麥田,滿是麥收時節的喜悅。

母親出攤,全家動員。衛生筷餐巾紙水桶桌凳、紅頭蒜姜汁湯油鹽醬醋、羊肝醬辣椒油大小碗蝶、熱水瓶涼白開帳篷支架……二三十樣大小家什在一家四口的輾轉騰挪下“登”上手推車。從住處到攤位約2公里,父親在上班前把車推到長城路口,幫母親支起帳篷、擺好桌凳后趕去3公里外的木材廠上班。我和妹妹則到母親攤位600米外的逸夫小學去上學。整個上午,母親都忙著迎接客流高峰。

中午放學隔得老遠,就聽到攤位上傳來一陣菜刀與案板和湊的“篤篤篤”聲。每當這時,我和妹妹就客串起“服務員”的角色,端碗倒水、收錢找零忙得不亦樂乎。紅的辣椒油、綠的黃瓜絲、白的涼皮條擠了滿滿一大碗,散發出誘人的香味,讓人肚子一陣“咕咕”叫。有時要忙到接近下午上學前,送走客人才有機會吃上這樣一碗饞人的美味。

下午放學,忙過晚高峰,我和妹妹就在餐桌上完成作業,母親收拾妥當后等父親下班收攤。晚上回到家中,母親又忙著和面。9點前后,洗面工序正式開啟,這是我和妹妹玩面團的機會,每人一個鐵盆,倒入少許清水,將面團淹沒一半,雙手來回翻轉擠壓,如此反復四五遍后,面團越洗越小,最后只剩下勁道的精華——面筋,而面漿則在大鐵桶里沉淀,靜待次日清晨大鐵盤里再集結。

一張張薄薄的涼皮承載著夢想和希望迎來新世紀,進入2000年,母親終于結束了風吹日曬雨淋的地攤生活,在保伏橋丁字路口租了個門面,前廳后廚外帶一個不大的露天小院。父親和我懷揣著8000元現金,乘坐綠皮火車從陜西寶雞一家機械廠買回一臺洗面機、一臺多功能面皮機。母親的涼皮制作進入半機械化階段,我和妹妹的洗面游戲也宣告結束,店里增加了牛筋面、搟面皮、麻辣燙等新品種。

從地攤到店面,母親的小本生意像一艘小船,緩緩航行在新世紀的經濟大潮中,夏練三暑冬練三九,有過城管收攤、有過房東催遷、有過易地重開……人生百味都在她幾十個調味罐里混雜發酵,但我和妹妹卻不再為省錢買書發愁,百科全書、世界名著、教輔資料……進入中學階段,我們歡快地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。

母親的地攤,是我和妹妹遠航的港口,也是我們人生的出發點。

夢幻羊湖 平 心 攝

千秋以下名山渺

●薛 楓

渝西川東地區能夠被人呼為“名山”的,確乎不常見。貌不驚人的鴉嶼山,卻擁有“第一名山”的美譽。

在山林深處的和南寺遺址,有一個殘存的石牌坊,石柱上刻一對聯:太白安在哉,百代而還哪有金繩開覺路;東坡今渺矣,千秋以下應將玉帶鎮山門。這個石牌坊的橫批就是“第一名山”四個大字,右上角標注顯示為清光緒年間所書。又有民間傳說,“第一名山”為民國草書圣手于右任書寫,但是目前缺乏確切證據。當地文化工作者斷言,于右任曾在此寫過“半窗風月望松濤,四面云山疊畫屏”的牌匾。只是可惜這塊牌匾已經找尋不到。

至少,鴉嶼山在清代晚期已經為文人墨客認定為“第一名山”。細細想來,有此美譽當屬情理之中:清初以來,鴉嶼山日漸進入世人視野,逐漸成為當地及周邊地區的風水寶地,龍洞寺、和南寺、蓮花寺、二峨宮、新觀音、雷公廟等廟宇發展起來且香火旺盛。僅以和南寺殘存遺跡為例,尚有民國時期畫的“擔金上寺圖”“仙姑會”“講經圖”等5幅壁畫,以及“德成萬古碑”等數十塊石碑、碑聯。尤其是從“德成萬古碑”上可以發現,和南寺至少在明代就已經發展起來,只是因為戰亂和災荒,損毀比較嚴重。而文物工作者又在和南寺遺址后山上發現宋代墓室和舍利塔遺跡。

由此上溯,早在唐代中期,唐王朝設置昌州府不久,因發生獠人叛亂,時任昌州知府即帶人躲到鴉嶼山上設立“行州”,筑墻建寨以御叛軍,時間長達近一年。另有當地文化工作者表示,早些年曾在鴉嶼山上的懸棺遺址中發現陶器,初步鑒定生產年代為漢代。

站在“第一名山”處眺望,遠山依稀,田疇萬頃,松風無邊,江山如畫。感嘆歷史浩渺,品鑒歲月消散。在那些刀耕火種的年代,一座鴉嶼山承載了多少虛幻、夢想與精神寄托?打開人們記憶的閘門,那些或明或暗或跳躍的歷史和故事紛至沓來。無論是表達先人們對于得道成仙的向住,還是敘說愛國愛家鄉的情懷,以及展現抵御外侮的決心,或者希冀過上寧靜富足的生活,似乎都可以由鴉嶼山上的花草樹木、奇石異嶺來承載??梢哉f,即使不是那么博大寬廣的鴉嶼山,也已經容納了太多太沉重的歷史和故事。于是我們發現,只要足夠細心有心,走在鴉嶼山的每一個角落,隨時都可能迷失于那些或真或假,或紛繁或縹緲的前塵舊事。

放眼風物,歲月如歌。在塵世流轉的紛擾之中,曾經的“名山”不再寂寞,那些深谷溝壑、峭嶺孤峰如同悄然墜落凡間的流星,頓然失去神秘感,甚或泯然于塵世之中。

如今,已有山間泥結石公路通達和南寺近旁,而居住于此地的鄉民也早已將和南寺的人文風物當作棄物,或任其日曬雨淋,或拆解以為豬圈,或鑿洞以置物品,實在令人感嘆不已。那些歷經滄桑的石柱、石礎和山門、壁畫、石碑、墓室,在時間的滄海里一聲嘆息,述說著一種傷感和流年不利。

不過風沙雖然能夠吹老歲月,卻吹不走曾經的繁華與眷戀。站在和南寺遺址之上,站在“第一名山”牌匾之下,即便失落、惆悵不能消解,卻油然而生一種懷古、憑吊之意。蕩胸層云,臨風憑欄,自然是風月依稀,總也舍不下對曠世仙蹤、千秋名山的無限向往。

即便鴉嶼山已不再被世人呼為“名山”,但是倘若千秋以下,又還有多少名山依舊、百代傳誦呢?


荷之戀

●饒克瓊

郊外的一戶人家門前,有一方頗具規模的荷塘。那是我每天散步都會流連的地方。

晚飯后,我如約而至。還未靠近荷塘,一大片碧綠便已熱情地“跳”入你的眼。那一把把錯落有致的“擎雨蓋”立在荷塘里,其間點綴著或白或粉的荷花,浴著清風輕輕搖曳,好似歡迎我這位老朋友的到來。

我加快腳步,三步并作兩步走到荷塘邊。那一池的荷花盡數映入我的眼簾,各有各的形態,各有各的風姿。完全綻放的、亭亭玉立的、含苞欲放的、矜持婉約的。這哪是荷花,這分明是一個個下凡到人間的仙子,那樣令我傾慕和沉醉!

就那樣癡迷地駐足欣賞,就那樣靜靜地打量,思緒由著那一朵朵荷花牽引到久遠的年代……

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。在著名詩人楊萬里的眼里,荷花是夏日里杭州西湖當之無愧的主角,分外引人注目。那密密層層的荷葉就那樣肆意地鋪展開去,好似與天相接。在這一片碧色的背景上,又點染出陽光映照下的朵朵荷花,紅得那么明麗、那么動人。這比起他初夏所見的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”的意趣,更多了幾分熱情與壯闊,讓人生出一份由衷的贊嘆。

在宋代才女李清照眼里,荷花是記憶中的美好沉醉?!芭d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。爭渡,爭渡,驚起一灘鷗鷺”。日暮時分,她意欲乘舟返回,卻迷途進入荷花池的深處。她爭著渡河,劃著船槳,又驚醒了棲息在水中的鷗鷺。我想,身處此種境界,那清新脫俗的荷花,那翻飛靈動的白鷺,一定帶給李清照一份意外的歡喜吧?若非這樣,李清照怎會在后來的日子常來此處,并寫下詩句“蓮子已成荷葉老,清露洗、蘋花汀草。眠沙鷗鷺不回頭,似也恨、人歸早”。

“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遠益清,亭亭凈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”。世間草木之花如此眾多,但北宋理學家周敦頤卻對花之君子——荷花情有獨鐘。荷花挺拔秀麗的芳姿,清逸超群的美德,特別是可敬而不可侮慢的嵚崎磊落的風范,讓周敦頤深深地愛慕、贊嘆。因此,荷花便有幸被周敦頤寄托了潔身自好、清廉高潔的人生理想。對于荷花來說,她是不是也為等到這樣一位“知音”而喜不自勝?

無論朝代,不管地域,荷花就這樣以其獨特的魅力博得了無數文人墨客的喜愛,成了他們筆下的寵兒、詩文里的經典……

一陣蛙鳴將我的思緒喚了回來。抬眼看看天,暮色已濃。該走了,我再一次深情地望著那一朵朵荷花——她們何止令古人愛戀,在現代社會,迷戀她們的人更是不勝枚舉!

荷花,清清淡淡、優優雅雅,不妖嬈、不張揚,既能消解人們的暑熱和浮躁,又能蕩滌人們的心情與靈魂。這樣清雅高潔、內外兼修的花,有幾人不愛呢?

責任編輯: 殷利

相關新聞:




 
吉林麻将三七夹什么意思 425614700287939944755599844964588452970765767664906803785315336049024037156442568746669228460168690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